财经 > 联想由物及事 9岁农村娃遭电击失双臂,19年后获赔123万,想把钱全留给父母养老

联想由物及事 9岁农村娃遭电击失双臂,19年后获赔123万,想把钱全留给父母养老
2020-01-11 11:23:50   匿名      浏览量:3147
经过多次申诉,19年后,他获得了123万的赔偿。据此,法院判决洩湖五金建材厂赔偿原告于垒各项损失的30%,即1.03万余元,洩湖镇政府负连带责任。2015年2月3日,陕西省检察院就该案向陕西省高级法院提出抗诉。蓝田县法院判决:原告于垒受10千伏高压电击伤,经鉴定为二级伤残,损失共计人民币154万余元;被告西安供电公司赔偿原告于垒107万余元;洩湖五金建材厂负担15万余元,洩湖镇政府负连带责任。

联想由物及事 9岁农村娃遭电击失双臂,19年后获赔123万,想把钱全留给父母养老

联想由物及事,每日人物幸运报道

陕西农民于垒9岁时与小伙伴在蓝田县洩湖镇一家废弃工厂玩耍,在攀爬电线杆时触碰到高压瓷瓶,被10千伏的高压电击中,造成双臂截肢。经过多次申诉,19年后,他获得了123万的赔偿。

2000年,于垒从医院出来后,其父母将西安市供电局(后更名为国家电网陕西省电力公司西安供电公司)、蓝田县洩湖镇政府、洩湖五金建材厂告上法院,要求赔偿于垒的医药费、伤残补助费、假肢费等共计280万余元。

同年9月,蓝田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原告于垒玩耍时攀爬高压电线杆,造成被高压电击伤致残后果,其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职责,应承担主要责任;被告洩湖五金建材厂作为用电企业,对造成原告遭电击致残的后果负有次要责任;被告洩湖镇政府对其开办的企业监管不力,应在洩湖五金建材厂承担责任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;被告西安供电局与原告损害结果之间无直接因果关系,不应承担责任。据此,法院判决洩湖五金建材厂赔偿原告于垒各项损失的30%,即1.03万余元,洩湖镇政府负连带责任。

因不服一审判决,于垒及其父母继续上诉至西安市中级法院、陕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,均被驳回。

于垒。网络图

2014年7月,于垒以及父母就该案向西安市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。同年,西安市检察院就于垒人身损害赔偿一案提请陕西省检察院抗诉,陕西省检察院审查后认为,西安市检察院认定事实确实充分,抗诉理由成立,支持抗诉。2015年2月3日,陕西省检察院就该案向陕西省高级法院提出抗诉。

陕西省高级法院经审委会讨论后作出再审裁定,撤销该案原一审判决、二审裁定等法律文书,发回蓝田县法院再审。

近日,蓝田县法院再审后认为,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成立,公民的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。西安市供电局在用户申请停电后未对其10千伏高压电线路尽到管理义务,应按照无过错责任原则,对于垒受伤致残承担主要侵权责任;于垒在事件发生时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其父母未尽到相应的监护责任,对于垒受伤致残应承担次要责任;洩湖五金建材厂、洩湖镇政府皆因疏于管理应承担一定责任。综上,承担责任比例确定为西安供电公司70%、于垒父母20%、洩湖五金建材厂10%。

蓝田县法院判决:原告于垒受10千伏高压电击伤,经鉴定为二级伤残,损失共计人民币154万余元;被告西安供电公司赔偿原告于垒107万余元;洩湖五金建材厂负担15万余元,洩湖镇政府负连带责任。

于垒告诉每日人物,这19年想的都是案子,判决后“脑子一片空白,终于放下来了,心里也就空荡荡”。他计划这些赔偿都给父母养老,“我自己做点生意能把自己养活了就行。”

于垒和他的养殖场。

以下是每日人物与于垒的对话。

“赔偿款多少无所谓,要的是一个公道”

每日人物:赔偿拿到了吗?

于垒:现在就停滞在执行在这一块,还没有收到赔偿款。本来说是一周,最后说要签字什么的,拖到现在了。我让他们给准确答复,不然就强制执行。昨天他们说22号到26号给。

每日人物:一审判决后,当时为什么想到要去申诉?

于垒:想要讨回一个公道。咱们这个事情时间久了,这个不是一天两天,2000年的时候就开始上诉,他的判决就是他们不承担任何费用,法院就是判赔了1.03万元。又去了西安市法院,一审审理维持原判,申请再审还是原判,耽搁时间就长了,一直没有人受理这个案件。我们向检查机关提起抗诉,才开始没成功,直到2015年那会儿,我去了西安市检察院,就受理了,然后抗诉,发回重新审理。

每日人物:对现在的判决结果满意吗?

于垒:这个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,我坚持了19年,不管他赔多赔少,我要的就是一个公道,这个案子我跑了19年,就这么一点事情,居然让一个人把这个案子打19年,这就是一代人啊,不过现在已经熬过去了。

每日人物:知道判决结果后,你的父母是什么感受?

于垒:我们基本都是一个心理,不管怎么样十几年了,都是一个尘埃落定了,虽然没有达到预期,也算是还了我一个公道了。

想重新回到学校被拒 曾堕落两年后接受现实

每日人物:当时出院之后有继续上学吗?

于垒:没有,我出院之后我爸妈找过学校,学校不接收我,因为他们说是我行动不便,去的话没什么作用,我生活不能自理,还影响其他同学,成为一个负担。我爸妈回来就跟我说学校不让我上学了,我说那就不上学了,那年我9岁,小学三年级上学期末,是在期末考前几天出的事。

每日人物:被拒绝之后有在家里继续学习吗?

于垒:没有,被学校拒绝以后,我在家里堕落了两年,也没出门。除了吃饭睡觉,日常的刷牙洗脸穿衣服上厕所,啥都干不了,那时候这些事情,我都不会做。

每日人物:后来是怎么找回到正常生活的?

于垒:我们在农村,小伙伴放学了会来找我玩,那时候我就不喜欢跟他们玩了,因为玩不到一块,咱啥都干不了,刚截肢那会儿连走路都是问题,连平衡都掌握不了,动不动就摔跤,刚好那会儿那个伤口也不敢碰,时不时会出血,最怕的就是发炎。到后来慢慢打开心结了,开始跟他们玩,我就慢慢走出来了,因为想着反正也就这样了。刚好那一年冬天,我就跟我爸去西安了。

每日人物:什么时候开始生活自理的?

于垒:我17岁那年,当时在电脑学校。那会儿我的同学帮我洗衣服,端饭,很多事情都帮助我,后来我就开始慢慢锻炼自己做,简单的事情就可以做了。

受人帮助 开公司创业自力更生

每日人物:现在你工作了吗?

于垒:没有,我在2007年那会儿,去省法院的时候,跑案子,那会不停上诉,刚好在那里遇到了一个记者,那个叔叔人特别好,他看见我这样,就问我,我就跟他说了这个事,他问我还想不想上学,我说学倒不想上了,就想学一下电脑,因为那会儿不是电脑很流行吗?他就给我找了电脑学校,就去学那个平面设计,学到中途,我感觉不适合我,因为那个需要颜色的比对啊,我后来感觉自己是色盲做不了那个,就改学修电脑。出来也没法分配,我就回家了。

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借钱开了个网吧,几年下来挣了点钱。后来又开超市,亏了,然后就做小本生意,卖衣服卖水果都没挣钱,来来回回,开始做养殖。在家里做,我注册了农业公司,也做了电子商务,主要做线上销售这一块。咱只有做这些了,去找工作人家也不要。我现在主要做水果销售、养鸡、土鸡蛋等农村的特产。

每日人物:受伤这事都对你留下了什么影响?

于垒:最大的影响还是案件本身。其他事我都不记得了,从小我的脑子里就是这件事情,今年我就28岁了。后来因为要还很多账,我的父母忙着工作没时间陪我,就我一个人去跑这些案件。我拿到判决结果后,胜诉了,我们成功了,但是我没有一点点高兴,反而那会儿脑子一片空白,终于放下来了,心里也就空荡荡了。因为从小到大,我的心里装的就是这件事情,你把这个事情当事干了,但突然间你没事干了,说不上来那种感觉。

每日人物:以后怎么规划的?

于垒:这些钱都给父母养老吧,我自己做点生意能把自己养活了就行。然后要是有机会就找个老婆,成个家。这个东西只能看缘分了。咱也不是说非要去成这个家,看能不能遇到合适的吧。因为之前也谈过两个,但是最终,因为我这个问题,都不行。可能也是因为这个,对我有点打击,但是也不在乎了。

河輋资讯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pokaraj.com 洛吉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